夏日冰酒酿

我所有的振振有詞 都來源于內心的滿滿懷疑

如何对抗无处不在的孤独感


爸妈来深圳送我,每次分开都有种深深的孤独感,是一种明明想推开却发现完全不能割舍的情感。“一个女孩在异乡打拼,很孤独,也很不容易,心疼你”。还没稳定的工作,也没有男朋友,也没多少朋友,一直如此吧。只不过在这个时间段,这个特征被尤其地放大突出,就如同孤独一样,什么话都不想说,也不想主动。活得有些麻木了。

我曾想用尽一切方法去驱散我的孤独,去加班,去奔波,去健身,去交际,去和不同的人聊天,去旅游,去学习新的东西……用尽一切方法打发空虚的时间,却发现,安静下来后,孤独依旧挥之不去,就如同空气一样,一呼一吸,尽是绝望的孤独。

工作渐渐上手后,日复一日的重复让我变得毫无激情,没有挑战的工作让我质疑自己的价值,仅仅只限于此了吗?对未来一片迷茫,想留下,却不知道怎么留下。怕自己毫无竞争力,也颓废着,懒着,不知道如何进步。

喜欢上一个人后,天天想着他喜不喜欢我,跟我出去却一直看手机,接近他却似乎没有太大反应,刷遍所有的公众号微博影视片段知乎回答,只想看到他是喜欢我的答案。喜欢跟他聊天,一天没见却很空虚还要强行装着不思念不在乎,一有跟他相处的机会熬夜爆肝陪他也在所不辞。喜欢聊得来的人,卑微地愿意看他打游戏而无视我,愿意看着他叫新垣结衣老婆还陪着笑脸,愿意等他偶尔轮回的微信,愿意跟我的朋友们说起他的好,愿意穿着最好看的衣服在他面前晃荡,愿意展示自己最有意思的一面。

但是我却迟迟无法在他面前脆弱,展示自己不堪一击的样子,在他面前永远逞强永远成熟懂事永远通情达理。我不想听什么女人要靠自己,女生追男生要欲擒故纵,女生要足够优秀足够强大要忍受的了孤独,我只想在我脆弱的时候,可以靠在心爱的人的肩膀哭一顿,我只想在想讲话的时候,正好有人陪着我讲个不停,我只想在我忧伤的时候,有人理解我也不是总那么乐观洒脱随性自由,在感情上面,我不想玩任何套路,我讨厌忽冷忽热,我只想让你真实地感受到我对你的动心,但是我在表达自己的感情方面,却有点笨拙。我知道我愿意说的话不多,愿意让我倾心交谈的人也不多,所以每个能让我敞开心扉聊天的人,我都想紧紧抓住。

是生活的暴击,让我变得没有那么柔软,那么矫情,那么爱示弱。这让我觉得,生活的暴击,并不是财富,它是个混蛋,让我碰到幸福也不敢勇敢去抓住,死皮赖脸地抓住,永远卸不下自己的爱逞强的面具。
敲完这些字,我发现自己好像又没那么孤独了,在我最绝望,最抑郁,最孤独的时刻,我真应该好好写一些东西。

晚上热到睡不着
又没空调又没风扇的亲戚家的环境不能更恶劣
我只想快点滚回香港了
腾讯消息爱来不来吧
果然拖延时间真是让人热情冷却的很好方式
我对深圳真的无爱了
突然也很讨厌国内
人多 素质不够高 环境空气脏 不安全
对一切玩的拍照的东西都无爱了
整个人如行尸走肉的几天
将自己整个沉浸在电影 综艺 游戏里面

来深圳看我的老爸今天走了
于是没找到工作还没安定下来又成了破坏亲情的东西
走之前他又把我戳心戳了一遍
说我没啥能力 天天只懂看片
学的都是啥专业
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会做什么

相似的情景在去年也发生过
那个时候申请学校前途未卜
两个人吵嘴赌气
任性的我直接把脚给弄崴了
痛到不行

今年又发生了
催促我考公务员 读博士的戏码
又在上演

人生吧就是时时刻刻感受着自己的无能无力
无时无刻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断追逐也够不着幸运儿的亿分之一
最近的自己真的动摇过自己想要追逐大城市生活的梦想
碰壁多次后也想着要不软弱点吧 找不到工作
回去找老爸认识的人读个博士?或者随便签家公司?在香港卖卖保险?随便找个人嫁了?……该怎么无趣就怎么无趣 还要受爸妈控制 控制何尝不好呢?
过着平淡无奇却很安稳的一眼望得到头的日子
不要追求什么经历
不要追求什么故事
也不要妄想着赚大钱 搞投资 进互联网
老老实实做些简单不用脑子的事情
日复一日
生个小孩
相夫教子……好可怕……觉得生小孩真的可怕
拉扯小孩长大也可怕,让小孩过着跟我小时候一样的生活也很可怕……为什么要让莫名其妙来到人世间的普通小孩受罪……生而为人 对不起

真是进一步也累
退一步又不甘心

想着去年的自己
为了跑出那个安逸的圈子
做了多大的努力吗付出多大的代价了吗
你怎么可以这么快就打道回府呢

虽然最后还是被各种diss这种出国就是败家就是一群没用的人一起败家该找不到工作就还是找不到工作
有时候想想原生家庭急起来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但是想想还是自己太没用了太不靠谱了
周围的人很多都找到很好的工作了
而我
找的2份实习几乎都在打杂
没学到真正有技术含量的东西
最近的一份连工资都没要到真是气
还强行安慰自己这一个多月多了一些经历
我要这经历……
想想又何用
依旧去不了想去的地方
做不了自己想做的事

才20多岁就如此沮丧
看不到出路
绝望得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而这种绝望
却无法跟任何人说
在长辈朋友面前我逞强惯了
不愿意他们看到我的没用
多年独自外在更是习惯性报喜不报忧
就算是打杂也要将自己的工作说的高大上
总是将好的说给别人
垃圾事自己消化得难受
很多事情觉得自己没做好更是会难受非常久
甚至会伤害自己的身体
但是一到别人面前 又是一副风轻云淡啥事都不在乎的样子
真是傻逼 idiot

大概几个礼拜没开ins 朋友圈3天可见一条都没有
微博全是各种锦鲤吉祥物日常迷信和追星
豆瓣几年前就没发东西了
b站上一次剪辑视频还是主唱大人生日的时候
今年我却找不到任何五迷一起去刷迪士尼的演唱会
也是因为穷吧
空间杂草丛生
公众号发了一篇后再也懒得让微信那些好友看
lofter成了丧的时候唯一写东西的地方
因为没有任何熟人
岁月对我做了什么
让我一个之前一心能在各大社交网络自娱自乐的人
有UGC的心的人
想成为KOL的人
如今对自己的社交网络形象毫不care
越来越吝啬输出自己的真情实感和独特想法
不想让任何认识有交集但是不相关的人了解和平白无故的围观我的生活

直男朋友总是嘲讽我像个直男
说别的女孩子哪有像你这样的 都不发朋友圈不爱拍照

🤦🏻‍♀️🤦🏻‍♀️

对比多了
发现自己拍照没别人长得美
别人拍我我怎么修图都无济于事
没有表表的闺蜜
去的地方也落后别人的打卡速度
又没钱装不起逼去不了高端场所去不了演唱会前排
不能天天诗与远方世界各地旅游秀恩爱

真是卢瑟的毫无惊喜非常无趣的生活了
年少时的自己如果知道现在自己的状态
还有勇气面对吗
人生真是一个骗局呢

看到初中某个追我但是被我拒绝的男生
今天发了秀恩爱的朋友圈
感慨很多
想到校园生活只剩下一个多月啦
唏嘘不已
还想再重返吗

重新回溯旧时光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改变吗
可是能改变什么呢
哈利路亚chance 只能出现在日剧里面
只能出现在男神女神身上
只能出现在幸运的人身上
他们家境特别好 是高岭之花 人生易如反掌
然后看着脚底下的那群卢瑟
嘴角上扬露出不屑的表情

而我举步维艰 处处碰壁 时常无路可走还要硬走
明明就没有希望还要强行给自己期待……
作为小垃圾能走这么远不容易啦
为什么不对自己宽容点呢
就是不能

也不知道自己原谅别人容易
原谅自己却特别难
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心态问题还是什么
很烦很难受
这该死的一切
这本不应该承受的一切

我不知道这种状态还会维持多久
我是不是真的要去蹦极一次
我最近是感受不到什么美好的东西了
我只希望自己的行尸走肉状态不要表现得太过分
希望不要再和人撕逼
希望不要气爸妈
希望好好珍惜最后的学生时代
不要奢求太多
那些东西都不属于你的
你要清楚自己什么资质






失重感

这几天的生活有种心很累的感觉 不知道意义在哪里 大概丧是周期性的吧 本来就不是特别正能量的人
本来就不是特别被命运眷顾的人
要早起 要挤地铁 去公司后还学不了太多干货 听说还不给工资 做杂事还容易出错 公司的人我也不想深交 似乎真的毫无眷念了 招我进去的姐姐应该也对我毫无期待了 甚至后悔面试时夸下的海口加嘴炮 我只想着怎么跟她和和气气辞职 当时得知能实习的时候可想不到会沦落到此种地步 还开心的要死
实习生还真是不值钱呢
不知道到底是自己不靠谱 还是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的时候的自己不靠谱 进了公司后分分钟想着跳槽 无时无刻不在投简历

前天面了腾讯 等了2天也毫无音讯 凉凉送给自己
大概就要黄掉咯 哎 始终也是进不去自己想进的公司
厌烦一切
厌烦一切
厌烦一切
厌烦一切

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徒劳无功
想立刻辞职的心 天天上班就又变成了一种浑水摸鱼的状态了 吹水 说笑 跟之前一样
有种看透一切的心态
等着放假 五一在深圳最后陪我爸玩几天吧 然后打包东西滚回香港咸鱼躺了
连香港的求职会都不想去
也不想找工作了
不知道何去何从
不知道要不要留在香港
没有地方有我的期待也没有羁绊
看到自己的人生如此苍白无力
却不知道能做点什么挽救

嗯 想想也似乎轻松了呢
不需要每天早上起床挣扎好久 不需要跟一堆不要命的人需要挤地铁 不需要两个城市来回奔波 不需要看到令我不爽的人
享受下最后两个月的学生生活 虽然学生生活也没啥可以享受的 甚至觉得那些项目也很没意义

每天都自以为在学新的东西
也不知道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也似乎没给我带来更多可能性
自己过的生活分分钟打自己的脸

带着鲜活的欲望
一步步往更上的地方爬的自己
真的
挺可笑的
根本就是在追求自己根本得不到的东西
超出能力的东西
命中也不该有的东西

有种对生活的失重感
无法掌控自己的未来





赐我梦境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又是独自看展的一天 ,香港的路也太难找了,有些地方小的简直找不到。港岛很多上下坡,很多隐蔽的小店。我突然没那么喜欢这里了。
站在世界边缘,by抽象派 肖恩斯库利大师,寥寥可数的参观者,行动别扭的我,人太少会觉得自己过分突出,明明只想要淹没入人群的体验,却发现自己的孤独和疏离。
来香港后一直独自看展,香港免费的展也太小了,都本来想约人,却觉得人太多太烦,两个人要尬聊,这个时候很想念国内的几位说看展就能一拍即合的朋友,想回上海 南京看展。
大家都很忙,都在浪,都没空,都很累。
算了,就这吧。
依旧不会处理亲密关系,也没亲密关系让我处理。

没上班的这几天,只想好好堕落。生物钟明明已经被调整得非常正常,还是不愿意健康生活。工作路上很奔波,但是真实工作却只是处理一些非常无聊琐碎的行政事务,越杂的事情处理得多了就越容易出错,于是我不可避免要出错。很怕之后工作生活一直是这样的,毫无意义,不如天天摸鱼划水。当工作不能让我进步的时候,不能让我学到东西时,我有种巨大的空虚感,只要前进一步就是万丈深渊,身体不断坠落不受我控制。
我宁可每天忙碌,每天学新的东西,每天接触新的东西,也不想要这样无趣的生活。
这个时候就很羡慕我朋友了,潇洒地辞职。
那天从深圳赶回香港时,突然有种巨大的孤独要把我吞噬,我10几年来抵抗孤独的能力在那一刻居然分崩离析。
很久没有如此真切的体验,不知道人生的意义何在。
发现无趣重复琐碎空虚是真的会摧毁一个人的心理状态的,让我从一个上进的人变得如此不堪。
以及又要日常怀疑自我,到底要在哪里继续生活,哪里都一样,哪里都寂寞,哪里都没有我想象中的美好。
都是活着,都要奔波,不要矫情了。
于是在肯德基差点掉下眼泪。看着别人在世界各地玩,而我来回漂流双城。

在香港,有时候宅着一天,虽然有回复微信,有时候一句话都没有跟人说,也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甚至怀疑自己要丧失说话的能力。
于是,碰到能说话的人后,又变得喋喋不休,倾倒出好几天想说的话。
没有让我很心安的人。
不想发朋友圈。
不想分享给任何人。
发现自己有各种社交平台,但都不用来社交,只用来发一些生活的碎片。需要把所有社交平台都刷一遍,才能回忆起自己过去的生活。
发现打字比手写更能写出真实情感。

日子还是要过,还是要热爱生活,虽然发现一切都是骗局,一切都是假的。